外交官忆开放往事:“中国道路”渐获前苏联国家认同——专访中国前驻白俄罗斯大使鲁桂成
时间:2019-01-02 04:23:00 来源: pc蛋蛋交流 作者:匿名


parameters empty陆桂成:我在土库曼斯坦工作了五年。这是新世纪的头几年,我国的社会和经济发展正处于战略机遇期。我很幸运能够成为这个时代的大使。

作为外交官,我们如何为国家服务?首先是分担对国家的担忧。那时,中国最需要的经济发展是能源,特别是清洁能源。中国对外国的能源依赖程度越来越高,进口能源的渠道非常简单。土库曼斯坦拥有丰富的能源,特别是天然气,其储存能力非常大。因此,土库曼斯坦向中国引进天然气和中国建设服务已成为我担任大使期间的一项重要任务。我为自己设定的目标之一是将土库曼斯坦的天然气引入中国,地址为——。

土库曼斯坦的情况并不好,特别是气候非常炎热,半年的最高温度约为50摄氏度。 2008年,在两国领导人的直接推动下,双方的天然气合作成功实现。我从头到尾目睹了参与,我在这个过程中非常开心。后来,外交部给了我一枚奖章,表明我的肯定。现在回想一下,我在想,一个人的价值是什么?一个人的价值取决于你做多少好处。效益越大,您的价值就越高。作为一名大使,我最大的价值就是为国家服务。

当时关于天然气价格的谈判非常困难,双方都拒绝让步。为了达成协议,我们于2007年7月邀请土库曼斯坦总统别尔德穆哈梅多夫来中国。在钓鱼台国宾馆,我和Berdymukhamedov先生在会议室进行了一对一的谈话,最后同意了天然气的价格。我从中学到,作为一名大使,我们必须管理大事,掌握大项目,并在关键时刻发挥作用。

谈判结束后,我们的工作人员前往土库曼斯坦工作,遇到签证问题。对方认为我们应该去那里实施项目,我们应该为当地人提供就业机会,70%是当地人,30%是中国员工。但是当地找不到那么多有相关技能的人,我们必须在过去派出大量员工。签证无法协商,公司非常着急。后来,我与土库曼斯坦副总理进行了交谈,并与外交部进行了交谈,认为这项工作非常困难。但这是我们应该为解决公司问题而采取的措施。促进中百工业园区的落地

《参考消息》:在白俄罗斯大使期间,你推动了中白工业园的建立。请谈谈具体流程。

陆桂成:2008年底,我被调到白俄罗斯担任大使。那时,世界金融危机爆发,白俄罗斯经济非常困难。我希望中国能够理解,支持和帮助他们。作为一名外交官,我认为这既是挑战也是机遇。当每个人都有困难时,他们必须热身并利用彼此来渡过难关。白俄罗斯表示,他们需要资金来发展能源和工业。这时,我得到了消息。——当时的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正准备访问白俄罗斯。借此机会,我在访问前夕通过中国商务部动员和组织数百家中国公司来到白俄罗斯,并动员许多白俄罗斯企业通过白俄罗斯驻华大使聚集在首都明斯克。我们的两位大使共同主持了一次企业研讨会。

那时,我用俄语发言。白俄罗斯用中文发言,让所有企业家都能理解。那时,我是主要人物。我用俄语讲了大约十分钟。白俄罗斯大使用中文喊出了“中国人民万岁”的口号。然后我再说十分钟。白俄罗斯大使再次大喊:“中白友好万岁!”我可能聊了一个多小时,他喊了七个口号。他大喊大叫的口号极大地鼓励我说话。那天我们的会谈将会公开。

那时,白俄罗斯的几位领导人多次问我中国的发展方式和发展方向。我说我们会先搞特区,然后逐步开放局面。所以他们说他们还会在白俄罗斯建立像深圳这样的特区。最后,我们决定以工业园区的形式进行合作。白俄罗斯政府将90平方公里的土地划为特区工业园区。

经过这么多年,我们只建造了第一阶段—— 3.8平方公里。当建筑工程刚开始时,白俄罗斯人的抵抗力更强,我们遇到了很大的阻力。因为森林紧挨着森林,所以必须砍伐森林并将一块土地夷为平地。我们当时做了很多工作,与他们沟通并要求他们理解。现在,它在那里发展良好。——修路,水和电都连通。我们还在那里建立了学校和医院,并为该地区的几乎所有人安排了工作。除中国和本地公司外,还有美国和欧洲国家的公司。当地居民甚至希望我们更快地建造它。《参考消息》:您认为中国企业外出时需要注意哪些问题?

陆桂成:作为土库曼斯坦或白俄罗斯的大使,我认为有必要为在海外发展的中国企业制定一个好的规则。否则,很容易形成恶性竞争,特别是同行之间的恶性竞争。因此,我认为有关部门应该教育和培养出具有全局意识和民族意识的中国企业,不能全部考虑自己的利益。我们的大使馆是外交的第一个前线,我们必须要求和指导这些事情。

“一带一路”需要诚意和耐心

《参考消息》:五一周年纪念日提出了“一带一路”倡议。您认为深化改革开放的意义是什么?

陆桂成:我的理解是,“一带一路”在某种程度上是外交。我是外交老兵。我认为“一带一路”对内政和外交都有深远的影响。我们必须协调国内外两大事务,利用国内外资源开拓国内外两个市场。在1978年开始的改革开放中,我们主要打开了大门,吸引了外国投资者到中国。现在我们已经发展到一定程度,我们需要深化改革开放,鼓励企业走出去。我们的经济发展需要更多的时间和空间来完成,所以我们提出了“一带一路”。建设“一带一路”过程中出现的一些问题,要求我们进一步深化改革,出台符合当前形势的新政策。

《参考消息》:在推进“一带一路”倡议的过程中,我们需要做出哪些努力?

陆桂成:“一带一路”是中国提出的一项重大举措,已成为世界,特别是邻国的热门话题。许多国家,特别是周边国家的国家,不知道如何向前发展。中国作为一个发展较快的发展中国家,已经受到许多国家的关注,我们的发展道路也得到了许多国家的认可。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必须切实分享几十年改革开放所取得的经验,甚至分享教训,与大家分享,充分发挥我们的优势。

我相信,在“一带一路”建议之后,我们在与沿线国家的领导人,特别是在邻国的领导人沟通过程中获得了理解,甚至共鸣和合作,并建立了大量项目。例如,在我工作的白俄罗斯,中白工业园区取得了实质性进展,可以成为“一带一路”建设的示范项目。我相信,当世界经济陷入低迷时,中国的“一带一路”非常及时。 “一带一路”不是自私,而是坚持“共同产业,共建共享”的原则,互利共赢。我们之所以能够得到这么多国家的支持并开展这种积极合作,是因为我们坚持这些原则是不可或缺的。当然,每个国家的国情都不同。每个国家的文化都不同。每个国家的利益都不同。谈判,交流和合作会有矛盾和困难。因此,我们不能取得快速成功。我相信“一带一路”可以在一两年内完成,但需要每个人的诚意和耐心才能做到这一点。我对此非常有信心。但与此同时,我们也将遇到越来越复杂的挑战。有些人看到我们与周围的一些朋友合作,认为我们是错误的。这是一个很大的误解。我认为这种误解可以通过沟通来消除。但是旧的误解被消除了,而且会有新的误解,所以我们也有正常的心。

中国的改革开放令人钦佩

《参考消息》:你与土库曼斯坦和白俄罗斯等前苏联国家的领导人有着密切的联系。他们如何看待中国的发展道路?

陆桂成:由于工作关系,中国和中国的领导人非常接近,谈论中国的发展是不可避免的。对他们来说,中国改革的成功是一个奇迹。看到中国坚持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道路,他们非常钦佩,钦佩中国领导人,钦佩中国采取的方式。例如,土库曼斯坦认为,在中国的改革开放中,稳定是压倒性的,值得学习。没有稳定,就没有改革。空谈失误,做生意。他们还从改革与世界联系的事实中了解到,为了在未来发展,有必要吸引外国企业进行开发和建设。两国领导人完全赞同中国改革开放的道路。

但是,由于国情不同,他们对改革也有自己的认识。身份并不意味着学习。相对于开放,土库曼斯坦更加同情稳定。白俄罗斯也从自己的角度学习。作为独立国家联合体的成员,白俄罗斯比其他国家更好地理解和承认我们的改革,开放,道路,成就和前景,但他们更有可能让我们在经济上帮助他们。

我在白俄罗斯待了将近四年。我觉得白俄罗斯人民对中国改革开放的理解已经发生了变化。在改革开放前的20年里,他们并不了解。他们逐渐理解和理解,从不同意身份。特别是在新世纪之后,中国的发展实现了跨越式发展,并且越来越熟悉它。他们更愿意与中国合作,并与中国合作。